超越头脑的记忆【五】

在刚开始,这些空挡将只是少有的片刻,几乎可以说是寥寥无几,但是,它们会使你瞥见到三摩地,那是一小池宁静的水,来了又消失,可是从此之后你会知道自己已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,你又再次开始关照。每当一个念头经过,你看着念头,当空挡经过,你看着空挡,云彩是美丽的,阳光也是美丽的,你不再抉择什么,现在你的头脑不再食古不化,你不会说,“我只要空挡。”那是愚蠢的,一旦你执着于空挡,你等于在反对念头,于是那些空挡会消失,它们只有在你超然中立时才出现。无念会发生,但你不能要求它发生,它会发生,但你无法强迫它发生,那是自然而然发生的。

不断地关照,让念头来了又走——不管他们要到哪里去。没有什么是不对的,别尝试去操控,也别去主导,让念头自由自在的来去,会有更大的空挡出现。你将会被赐予小小的三托历(Santori),有时数分钟过去了,没有念头发生,那将是内在俱寂的时刻,你心中没有泛起一丝涟漪。

当比较大的空挡出现时。你会有一种新的清晰视野,不只能看清这世界,也能开清楚内在的世界。在第一个大空挡出现时,你先看到的是外在世界,树木比以前还更翠绿,一股来自永恒的音乐围绕着你,使你犹如置身在神性当中。你被一种无以名状的,奥秘的感觉所触及,纵使你无法抓住它,它就在你所及的范围中,虽然它是属于彼岸的。

当空挡更大的时候,内在也会发生同样的事,神不只有在外面,你会惊讶发现,她也在里面,她不但在可见的万事万物当中,她同时也在看的人里面,她无所不在。渐渐地。。

但是,也别对这样的经验产生执着,执着是让头脑继续当家做主的食物,不执著的关照才是让她停下来的方法,你不用费任何力气去阻止他。当你开始享受这些狂喜的时刻,你回到这些片刻的能力会增加,你将能够在空挡中呆的更久

最后,终于有一天你变成了主人,到那时候,你要思考就思考,需要的话,你就使用头脑,不用的话,你就让他休息。不是说头脑就没有了,它仍然会在那里,但你可以使用它,也可以不用它,现在这是你可以选择的,就像你的双腿,你想跑的话就可以跑,想休息就休息,你的腿现在就在那里供你使唤,头脑也是同样的道理。

超越头脑的记忆【四】

关照头脑意味着你带着深深的爱与崇敬看待它,它是神赐予你的礼物,头脑本身没有任何不对,它是一个美丽的过程,一如其他的过程。漂移在天空的云彩是很美的,漂移在内在天空的思想又怎么会不美?绽放在树上的花朵是美的,绽放在你存在中的思维又怎么不美?它不美吗?怀着无比的敬意看着它,不要做斗争者,要当一个恋人。

洞察头脑细微的变化,看它忽然的峰回路转,做一个漂亮的转弯;或是看它的跳来跳去,老是玩着同样的把戏;看它所编织出来的梦幻,以及它创造出来的一千零一种投射,就是去看着!带着距离的眼光,你超然而毫无受到影响,渐渐地,你将开会开始有所感觉…你看的越深入,你的觉知就越深入,于是中间的空隙就出现了。在一个念头走掉之后,另一个念头还没有来临前,那中间有一个空挡:一朵云飘走之后,在另一朵云飘来之前,中间存在着一个空挡。

在那空档之中,你将首度瞥见无念的滋味,亲身经历无念的境界,称它为禅,道或是瑜伽的体验部分都可以。在那个小小的空档里,你感觉到天空格外晴朗,阳光遍洒在各个角落,这个世界转眼蒙上一股玄秘的氛围。所有的阻碍都崩落了,你眼中的那个荧幕已经不在了,一切在你眼底都是澄明,清澈的,整个存在在眼中变成是透明的。

超越头脑的记忆【三】

念头是无法被阻止的,不是它停不下来,而是你没办法要它停下来。他自己会停下来,你必须了解这其中的的区别,不然你可能会发疯似的追逐你的头脑。

无念的发生并非由于你停止思考,当念头不再纷飞,就是无念。要停止思考的努力本身,会制造出更大的焦虑与冲突,而导致你的分裂,你的内在将永远不得安宁,这么做一点意义都没有。

就算你硬是停止思考一下子,那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,因为那段时间几乎是死寂的,你或许或许会有种静止的感觉……但那不是宁静,因为强迫得来的静止不叫宁静,在无意识中,受压抑的头脑还是在底下继续进行着。

所以说,要停止头脑的思考是不可能的,不过头脑会停下来,这是可以确定的事,它会自己停下来。

要怎么做?这个问题和答案息息相关。去看着,不要试图去阻止,不需要做出任何和头脑唱反调的事情,首先,是谁在唱反调?一定会变成头脑跟自己打架,你把头脑一分为二,其中一边要当老大,想除掉自己的另一边。这是很荒谬的,这种愚蠢的游戏会把你逼疯。不要试图阻止头脑或念头,只要看着它,让它拥有完全的自由,爱跑多快就跑多快,你不做任何事去控制它,只要做一个关照者就可以了。

头脑是很美的,有着最杰出的构造,科学迄今尚无法做出任何东西能与头脑媲美。头脑是一件杰作,它是那般的精微与细密,还有着无穷的力量与潜力,你要懂得关照它!享受它!

关照的时候不要把头脑当成仇人,因为带着敌视的眼光无法关照,当你已经先入为主,不以为然的偏见,你等于已经决定头脑是有问题的,这是你既定的结论。每当你将某个人视为仇敌时候,代表你从未深深的看过这个人,你从未看进他的眼里去,换言之,你避开了这个人。

超越头脑的记忆【二】

要如何摆脱记忆?它总是如影相随的跟随着你,其实,你就是记忆,要如何甩开它?若是除却了记忆,请问你自己是谁?当我问:“你是谁?”,你会讲到你的家庭,你的父亲,你的母亲,那是记忆。我问你:“你是谁?”,你告诉我你受到的教育,你拿到的学位,你是硕士或博士,或者你说你是个工程师或建筑师,那些都算是记忆。

当我问你:“你是谁?”如果你真的往内看,你只能回答:“我不知道”。因为不管你所回答的是什么,那些都是记忆,而不是你。真正诚实的回答只有“我不知道”。因为去知道自己是谁是最后一件事情。我可以回答你我是谁,但我不会这么做,你虽然无法回答你是谁,但是你身上带着答案。那些知道的人会对此保持沉默,因为,在扔掉所有的记忆,舍弃一切的语言之后,“我是谁?”这个问题就无法被言语来回答了。

我可以看进你的里面去,或是对你做一个动作示意,我可以和你在一起,用我整个人和你在一起,那会是我的答案,但语言是无法回答的,因为不管我说的是什么,那都会是记忆,是头脑的一部分,而不是处于你的意识。

要如何摆脱记忆的束缚?观察他们,关照他们,而且永远记得【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,但我并不是它】,你当然出生在某个家庭,但那并不是你,那是一个外在所发生的事情。某个人为你娶了个名字,名字有他的用处,但你并不是那个名字,你当然会有一个外在的形体,形体只是你刚好所住的屋子,换句话说,形体只是你正好所在的身体,这个身体是由你的父母所赐予你的,它是个礼物,但是你不是身体。你自己不会是这个礼物。

去观察,去仔细区分清楚,这就是东方人所说的“味味克”(vivek),意思是“明辨”,你无时无刻不在明辨,不断去做这件事,直到一个片刻来临,当你已经将所有【不是你】的东西完全剔除,就在那个当口,你将会首次面对你自己,和自己的存在相遇。只要不断去剔除那些不是你的身份:家庭,身体,头脑,在清空一切之后,所有的【不是你】都被丢出去了,你的存在会立即显露出来,你头一次和自己相遇,从此之后便由你来统辖一切。


超越头脑的记忆【一】

头脑累积了几百万趟来自旅途上的尘埃,真正的宗教观点和一般的宗教观点相反,真正的宗教观点是直接脱掉衣服,不必费事去洗他们,反正洗也洗不干净,不如直接像蛇一样脱去那老旧的皮,连头也不必回一下。

就某种意义上来说,头脑是过往的记忆,是所有累计成的经验。确实如此,你所做过,想过,所渴望过,所梦想过的一切,你的记忆里的整个过去,构成了你的头脑,除非摆脱得了记忆,否则你无法成为头脑的主人。